网站首页 社会新闻 视频中心 房产家居 流行服饰 餐饮娱乐 健康养生 育儿孕婴 三农天地 金融保险 投资理财
电子网络版 教育培训 科技数码 汽车旅游 中华孝道 品牌商家 现代人物 临沂物流 书画艺术 创业故事 专题信息
  • dddd
  • 蒙阴地下银河
  • 临沂优惠价出售旅游景点门票
  • 玛卡产品介绍
 
三农天地
成品油价年内第3次上调 山 
两部门共同启动新型城镇化 
店头镇投资千万致力打造全 
2014年小麦和早籼稻最低收 
山东村名大量消失 五百年 
农业部回应中国粮食威胁论 
我的山东全国百强县:21席 
青云镇人大严密排查安全隐 
山东筹集30亿加快农村公路 
农业部即将编制《全国设施 
国家发展改革委:汽、柴油 
   
  三农天地 您当前位置:现代生活周刊 >> 三农天地 >> 浏览文章
山东村名大量消失 五百年古村遗憾改名“D区”
作者:佚名 日期:2014年05月24日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
“我是洪州社区D区经济联合社社长,就是原来李茂吾村的。”5月21日,记者在山东省齐河县刘桥乡采访,听到40岁的李成云说着蹩脚的英语字母介绍自己的身份,着实有些诧异。

李茂吾村是个有着500多年历史的古村,为何改名叫“D区”了?

原来,2011年8月,李茂吾村与周边6个村一起,整体搬迁到现在的洪州社区。新社区有5000多人,为了便于管理又划分为ABCD四个区。从那时起,李茂吾村等7个老村名就全部废弃不用了。

对此,很多村民感到遗憾。“李茂吾”这一村名,出自500多年前从山西迁来的祖先之名。正是因为这个村名,他们还在百里之外找到两个“亲戚村”——齐河县朱阿镇李茂盛村和禹城市伦镇李茂芝村。三个村的代表每年都互相走动,叙乡情,拉家常。“现在李茂吾这个村名没有了,我们的后人长大后很难认同和理解这份感情。”李成云说。

洪州社区A区支部书记王凌金,是从不远处的邢庄搬过来的。尽管改叫A区已近三年,今年49岁的王凌金仍感到十分别扭,因为他现在发“A”这个音还是不准。“还是老村名好记,也好叫。”

搬迁新址,为何不留住老村名?“不是没想办法,但最终都没行得通。”面对记者的疑问,刘桥乡党委书记杨孟斌颇感委屈,“新社区太大,单独用哪个村命名都不合适,我们就结合当地历史起了这个新名字。分区时,最初也想用老村名,但村民因为位置好坏、排名先后等原因争议太大,无奈用了最简单的ABCD,大家这才勉强同意。”

“地名在文化传承方面有不可替代的作用,老村名更是了解历史变迁和风土人情的重要载体。”省地名研究所主任李炳印告诉记者,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特别是城镇化的快速推进,近30年来我国已有6万多个乡镇名和40多万个村名被废弃。这一情况在我省也存在,上世纪90年代初我省曾进行过一次地名资料更新,统计到村级地名约108000条。2011年,我省在青岛、烟台等地42个县市进行了地名普查试点,发现村名减少现象突出。据李炳印估算,目前全省村名有七八万个。也就是说,从上世纪90年代初期至今,山东省有约3万个村名消失。

记者从相关部门获悉,村名消失主要有以下原因:一是村庄自然消亡,有些村子人口少,位置偏,村民大量搬迁,久而久之荒废了。二是大型工程修建出现的政策性移民,如建大型水库导致村庄搬迁。三是近年来的旧村改造和合村并居,原来的老村名被弃用。

山东省民政厅区划地名处副处长庄茂军认为,对于一些村名的消失,其实不必过于悲观。“离开村子搬进社区,村民的生产生活条件改善了,幸福指数提高了,这是社会文明进步的标志。”

李炳印则认为,部分村名消失是正常现象,但短时间内大量村名消失,就让人感觉非常可惜。“从表面看,村名消失似乎只是称谓的变化,但深层次来看,村名承载着一个村庄的记忆,弃用是对几代人乡土历史的割裂,影响十分深远。”

今年起,山东省启动实施“乡村记忆工程”,在文化遗产和传统乡土建筑富集的乡村和社区,建设乡村博物馆,实现整体性和真实性保护。对此,济南市民政局区划地名处原处长陈淑毅建议,承载着乡村记忆的老村名也应引起重视,纳入保护的范围。(廉卫东 王 冰 贾瑞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