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社会新闻 视频中心 房产家居 流行服饰 餐饮娱乐 健康养生 育儿孕婴 三农天地 金融保险 投资理财
电子网络版 教育培训 科技数码 汽车旅游 中华孝道 品牌商家 现代人物 临沂物流 书画艺术 创业故事 专题信息
  • dddd
  • 蒙阴地下银河
  • 临沂优惠价出售旅游景点门票
  • 玛卡产品介绍
 
社会新闻
临沂罗庄:为赵相于家庭颁 
移动互联网平台应该怎么玩 
高端酒店入住率下滑三成谋 
草帽姐《沂蒙》新歌发布会 
做餐饮业的领导者 
各地乡村公路成一景的农村 
日照市严查非法医疗;13家 
2018年春节马上来临 中国 
康谷温泉召开临沂市旅行社 
莱芜市理发店毛巾不消毒, 
临沂“八项规定”让官员生 
日照举办第三届联通杯电子 
全景新马泰&新加坡+马来西 
第十八届远通车展将于9月 
上海警方:交警绊摔"抱娃女 
   
  社会新闻 您当前位置:现代生活周刊 >> 社会新闻 >> 浏览文章
临沭县韩村,韩姓难寻踪迹
作者:佚名 日期:2015年06月30日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

临沭县韩村,一个以平原为主的村庄,至于为什么叫韩村,原因不详。这里并不是什么著名的旅游胜地,也没有美丽的青山、壮观的瀑布,但是这里有一条穿村而过的小河,有成片的庄稼地,亦有让当地人难忘的故事。当年这个村是“煤油灯、土坯房,街道崎岖不通畅。一条小河穿街过,出门全靠用脚量。”现如今,利民河桥、垃圾中转站、居民社区……新颖、别致的广场、桥梁和居住小区拔地而起,如同一道道靓丽的风景线,令人赞叹不已。

落日余晖,载着丰收的喜悦回家

又到一年麦收时节,在临沂,小麦主产区主要分布在河东、临沭、郯城等平原县区。这个季节麦鸟在金灿灿的麦浪上高翔,它的叫声飘在田野,心却系在每一株麦穗上。6月初,在韩村村北的平原地里,几位村民正忙着挥舞手里的镰刀,弓着腰往前赶收小麦。

在村民李封臣、杨玉臣等人看来,现在都兴机械化收割,人工割麦子的情况少了。对于老一辈而言,还是习惯亲自下地挥舞镰刀收获,这样踏实,而且亦能勾起往日的记忆。还记得以前,每到麦收的季节,闲置了一年的麦场几经霜冻日晒,粗糙、干裂。“小麦收获之前,打麦场都要整修一番,这也是麦收前的一项必要工作。”

本着“人不学要落后,宝刀不磨要生锈”的初衷,天刚蒙蒙亮,村里的男劳力便早早起床开始磨刀霍霍,这些镰刀在家里闲置了一年已经生了锈。“把镰刀磨快了干起活来才顺手。”

早晨起来凉快,当太阳红红的时候温度就上来了,村里人割麦子也是趁早,看着一垄垄金黄的麦子倒在自己脚下,村里人笑了,也忘记了劳累腰疼。割完的麦子装车也是个技术活,农妇们负责在地里搬运,有经验的男劳力在车上用麦秸将车的四个角高高挑起,装得结实不会塌车。白天,家里有牛的农户便拉上牛,套上碌碡,在场上一圈儿挨着一圈儿碾麦子。麦场一旁,孩子们喜欢聚在一起嬉戏打闹着。

傍晚的时候,秸秆碾压完,村里人把掺有沙粒、麦壳的成堆麦粒被一锨锨高高扬起来,完毕,妇女们则跟着一旁负责装袋,热乎乎的麦子放在手里还烫手就被装进袋子里。麦场上,村里人个个都被晒得皮肤黝黑,小麦丰收了,大家也都乐了。踏着落日的余晖,载着丰收的喜悦回家,一路上都是麦收的笑语。

酷暑难耐,麦收时节对于村里人而言最难得的便是电影放映队的到来,在麦场旁架起放映机,诸如《地道战》、《小兵张嘎》这类老电影让全村人都为之热闹起来,非但如此,十里八乡的人只要一听说有电影看,个个早早就搬着板凳去占位置。一场电影看下来,这一麦季的辛劳也便顿时全消。

王英

標发家致富,百里闻名

韩村,在这个村村史上让大家印象深刻的家族便是王家。村里人尤其是王家人盛传,在清光绪年间村里出了个坐拥五千多亩田地、两千多亩山地的大地主,他叫王英標。论财产,这在当时的沂州府也算是大户,所以百里闻名。

这个王英標原以卖杂货为业。对于他的暴发,人们有多种猜测和议论,有的说他家有狐仙保佑;有的说他有一次到江苏省赣榆贩煤油卖,货主错给了他鸦片烟膏,使他靠卖烟膏发了意外之财;也有说是清咸丰年间捻军攻打青口,他趁乱得了一笔金银财宝。当然,坊间各种说法都没有确凿的证据。

王英標病逝时,他的儿子给他出殡办理丧事,结果不料引发火灾,造成火烧灵棚街、死伤四百多人的大惨案,惹得十里八乡受害乡亲怨声鼎沸,为了应付官司和安抚这场意外祸事中的死难者家属,王家花了不少钱,伤了元气。到了这家的第三代,也就是王英標的孙子王林翰持家时,王家已经是家道中落日趋衰败。

王林翰作为嫡亲的“大家阔少”,父亲视其为心肝宝贝,自幼就让他进家塾念书。王林翰10岁那年,祖父去世,他一无功名可炫耀,二无靠山可弄权势。所以他这个土财主处处以明哲保身为处世之道,而且不喝酒、不赌博。

王林翰娶了两个老婆。第一个妻子纪氏是临沂城里人,为此,他在城里置办了一处宅院,而且每年都要带纪氏去闲住些日子。后来他又在临沂县相公庄娶了二房张氏。相公庄原是王家的一处庄园,那里有王家几百亩地,还有一处大粮仓。张氏过门之后,王林翰把庄园的事交岳父管理,因此那些田产以及历年收入实际成了张氏妻子的私房钱。

生长在偏僻农村的王林翰虽然没见过大世面,但因为经常去临沂城,思想慢慢开放,为此,他不叫女儿缠足,并让女儿们进家塾读书。后来,纪氏因为儿子夭折而伤心过度,年轻时便病死了,张氏就成了主妇。张氏生有一子四女,儿子王聘三早早也娶了媳妇。到抗日战争爆发前夕,王聘三已生了两个儿子,王家有了第五代人。

王林翰流亡青岛,地主大院湮灭

1932年,国民党临沂县政府要王林翰担任第五区莲峪乡乡长,他怕应付不了官场,又怕得罪人,百般推辞不干,最终以白送了土地为条件找后白莲峪村的王存勋替他当了乡长,这在韩村也是众人皆知的事。王存勋因为横行乡里,1940年被共产党领导的民主政府作为重点对象进行斗争。

当时的沭水县抗日民主政府根据共产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把王林翰列为统战团结对象,因此顽固派方面就有人算计他。1940年的某一天,有十来个戴青天白日帽徽的杂牌兵住到王家西院,并提出向王林翰“借”五百块大洋“花花”。王林翰面对敲诈成性的兵痞们,生怕吃亏,忙说好话、许愿,把他们打发下楼。但到了晚上,他把看家的人召集起来,秘密研究对策。为了给大家壮胆,他声称自己跟中央军五十七军军长缪澄流是“朋友”,要大家敢于和杂牌兵对抗,然后他发了枪支子弹,布置自卫行动。

这天夜里,杂牌兵果然动了手。有几个还冲上了王林翰住的小楼,抓弄了几件东西,然而有经验的兵痞们一看楼上无人,又听西面响起了枪声,知道王家有了准备,便急忙下楼退回住处。这次事件没有给王家造成什么损失,可王林翰不待天亮,就派人送信给五十七军军长缪澄流要求处理。缪澄流见信以后,经了解是临沂县保安团派人干的,便给临沂县长柴子敬写了信,要求柴“过问”一下。柴为了给缪送个面子,便勉强应付一番。

处理的结果是叫保安团给王家赔款六百块大洋。这样,王林翰算是争回了一口气,但没敢去领赔款,最后不了了之。

有一次,沭水县抗日民主政府派人找到王林翰,向他宣传共产党的抗日统一战线政策,要他参与抗战,他怕惹事没同意。

据临沭县党史委主任李忠介绍,1940年9月22日晚,五十七军内部爱国官兵(一一一师长常恩多、三三三旅长万毅派兵包围军部驻地东盘)发动了针对汉奸军阀的“锄奸运动”,缪澄流侥幸逃命。

王林翰也就此失去了保护伞,便带领家小跑到江苏省赣榆黄墩村落脚,后又到班庄住了一段时间,最后全家流亡青岛。但当时的青岛也不是安全港。不久,他的二女儿被当地流氓抢去。他忧闷成疾,于1941年春夏之交死去。终年64岁。

1943年,抗日民主根据地的沭水县开展减租减息运动,王家的佃户们分了王家的土地和山荒。翻身农民们涌进王家大院,搬走了财物,打开粮仓大门,背走了分给他们的粮食。至此,历时近百年的王家地主大院被历史湮灭,现在已难觅踪迹。

发现:或一处古迹(文物新发掘,考古新发现),或与众不同的村落(长寿村,生活习惯、历史等有鲜明特色等),或富有传奇色彩的民间故事、人物传说(习俗人物、疑点说法等),欢迎提供线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