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位置:现代生活周刊网 >> 体育军事 >> 浏览文章体育军事

日照一农民是王牌飞行员

现代生活周刊 2021-7-19 13:54:20 来源:不详 作者:未知

现代生活周刊讯:1983年的初春,万物复苏,日照县统战部部长夏良柏等人到日照县孙家村调研,孙家村大队的干部们对此比较重视,对夏良柏的工作给予了最大的支持。

当夏良柏等人在大队里休息的时候,大队里让一个老人给夏良柏等人端茶倒水,这原本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

但谁也没有想到,夏良柏对这位老人上了心,不动声色地观察着这位老人,他穿着一条空军的拉链裤,而且身上的军人气质实在是太过强烈,即便是端茶倒水,也是一派军人作风。

在夏良柏的认知里,这样的一位老人按说不应该只是村里的一个普通农民。

夏良柏有了疑问,就赶紧让老人坐下,询问他的经历,是否参过军、上过战场。

在问与答之间,夏良柏知道了老人过去的经历。

知道了这位老人曾经是王牌飞行员、空军战斗英雄,更是开国大典阅兵中的飞行编队中的一员,接受了毛主席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检阅。

这样一位传奇飞行员却在农村的老家平静的生活了22年,在这22年里,他隐藏起所有的功与名,和所有老家的农民一样以种地为生。

他就是在抗日战争中击落过日军飞机和抗美援朝战争中击落过美军飞机的两位飞行员之一:王延周。

1983年,一日照农民端茶倒水时身份暴露,22年后被请进人民大会堂

1920年10月,王延周出生于山东省日照县孙家村的一个普通农家,说是普通,但也并不十分普通,王延周的祖父和外祖父都是秀才,所以他算是出自书香之家,尽管他的父母读书并不多。

而且,王延周的家境也并非很困难,尤其是1937年开始,王延周的父亲积攒了不少田产,当然,这是后来的事情。

童年时期的王延周读了好几年私塾,15岁的时候到了青岛成为一名学徒工,当时的他并没有什么远大的理想,只是想要在乱世中求得一个糊口的营生,然后娶妻生子。

这是家里人对他的期许,也是他自己已经成型的一个未来规划,但计划赶不上变化快,很快他的人生就发生了巨大的改变,这个改变是他的堂兄带来的。

王延周的堂兄王延德当时在国民党二十九军中当连长,1936年的春节,王延德回老家过春节,看到王延周已经不小了,就说服他也参军。王延周看到王延德一身气派的军装,也很羡慕,就答应了下来,然后说服了家人。

不久之后,王延德就将王延周送到了二十九军北平南的军事训练团,军训团是直接针对新人的,虽然不是出自正规的军校,但直接属于二十九军的一个团,很受重视。

团长是善于练兵的二十九军副军长佟麟阁,佟麟阁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中央如下令抗日,麟阁若不身先士卒行,君等可执往天安门前,挖我两眼,割我双耳。”

这句话不可谓不重,也不可谓不英雄,这并不是一句戏言,也不是说说而已,他是真的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践行了这句话。

七七事变中,日军对上的正是二十九军,而二十九军也进行了顽强的抵抗。

当时二十九军军长宋哲元因病休养,佟麟阁担任代理军长,直接负责二十九军的军事指挥,面对日军的无理进犯,佟麟阁下令37师219团进行还击,要与卢沟桥共存亡,决不后退,由此拉开了中国抗日战争的序幕。

1983年,一日照农民端茶倒水时身份暴露,22年后被请进人民大会堂

1937年7月28日,日军向北平发起总击,进犯南苑,佟麟阁和132师师长赵登禹奋起反抗,此次二十九军牺牲很大,佟麟阁和赵登禹在此战中壮烈牺牲,而军训团也在这一天出战。

实际上,当时军训团中的很多人都是第一次拿枪上战场,只因战争形势严峻,军训团也不得不直接被拉上战场,与日军展开战斗。

头顶上是来回穿梭呼啸的飞机,地上是迅速爬行扫射的坦克,日军的步步紧逼,让王延周第一次见识到了战争的残酷。

尽管他是第一次上战场,但骨血中的爱国精神让他并不惧怕战争,相反,他还很英勇,也因此而在战争中负伤,左腿被子弹击中。

在撤退的途中,他让同学帮自己按住伤口,然后咬着牙用两根树枝将子弹挖了出来。

疼是真疼,但只要能活下来,这点疼痛就必须要忍下来。

而王延周的很多同学已经在战场上牺牲了,偌大一个军训团,剩下来的不过只有原来的三分之一,为了避免更大的牺牲,军训团也已经解散。

王延周和几个同学趁着大雨撤往陕西,尽管已经离开了二十九军,但王延周的心境已然发生了改变,他不愿意回家继续过曾经规划好了的生活,而是希望成为一名军人,上战场报效国家。

所以他在1938年夏天参加了黄埔军校16期招生考试,并在十月顺利进入黄埔军校西安分校接受正规而系统的军事教育和训练。

王延周是黄埔军校16期中最先入学的一批,毕业时间在1940年的12月,历时两年多。在这两年多的时间里,王延周进步很大,他希望走出校园后就能够直接去战场,但就在即将毕业的时候,他再次做出了一个改变命运的决定。

那是在离毕业还有三天的时候,他在西安街头上突然发现了笕桥空军军官学校的招生广告,莫名的,他想要成为一名空军飞行员。

想到就去做,王延周是一个行动派,他没有和任何人商量,连堂兄王延德没有告诉,直接就去报了名,并顺利被录取,到了昆明去学习飞行。

1983年,一日照农民端茶倒水时身份暴露,22年后被请进人民大会堂

他在昆明学习的时间差不多有一年,在这一年里,他们真正练习飞行的时间并不长,日军飞机时不时地轰炸,让学员们不得不飞飞停停,到处寻找避难的地方。

但即便如此,学校的考试也是极为严格的。每个教练只负责六个学生,到了最后,王延周那一组就只剩下了包括王延周在内的两个人。

1941年年底,王延周和同学被送往美国亚利桑那州的鲁克及雷鸟基地接受初高级飞行训练。他们去的时候,太平洋上日军和美军正在激战,那残酷的战争给王延周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告诉自己一定要成为一名优秀的飞行员,然后回国参战。

正是这样的信念支撑着他,让他在美国接受了严格的训练和系统的学习。

1943年的春天,王延周面临着毕业。摆在他面前得有两条路:其一就是留教,其二就是回国参战。

前者自然是好的,可以拿到高薪,可以有很舒适的生活,甚至不必面对战争。而后者则是要直面战争的残酷,甚至可能为此牺牲。

但王延周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就选择了后者,回到祖国,然后将日军赶出中国,还百姓一个晴朗天空。

他回国之后被分配到了由“飞虎队”创建者陈纳德所领导的中美空军混合团中。中美混合团于1943年正式建立,分为六个大队,其中一、三、五大队为中国国民党空军,二、四、六为美国空军。

而王延周就被分配到了三大队八中队,开始了他开着飞机参加战斗的梦想。1944年六月,王延周在驾驶战斗机执行完轰炸任务之后,在回程途中发生了一个小小的意外,即战斗机的引擎突然停转。

这很考验飞行员的驾驶技术,他只能一面保持滑翔高度准备寻找迫降地点,一面迅速检查座舱内的各个仪表,这一检查才知道是左油箱油量耗光了。找到了原因之后,他拧了转换开关,又迅速拉升飞机高度,准备追赶已经离去的战友。

就在这个时候,他发现了左前方一个黑点,这让王延周提高了警惕,随着距离的拉近,他发现那是日军的一架大型运输机。

1983年,一日照农民端茶倒水时身份暴露,22年后被请进人民大会堂

这个发现让王延周心中激动,他做好战斗准备,而对方也发现了王延周的战斗机,遂调转机头准备逃走,王延周自然不会放对方离开,迅速猛拉操纵杆,然后飞到了运输机的右后方,六挺机关枪同时开火,用18发子弹就击落了日军的这架运输机。

这是王延周在抗日战争中击落的第一架日机,后来他又击落了三架零式战斗机和一架东条战斗机。

由此,在整个的抗日战争中,王延周击落了5架日军飞机,并8次穿越驼峰航线。这些在如今看起来都是冷冰冰的数据,但在当时,王延周数次与死亡擦肩而过,是真正的上了飞机之后就不知道还能不能活着回来。

这并非夸大,不说别的,就说这个驼峰航线。驼峰是喜马拉雅山的一部分,其高度集中在四五千米左右,最高可达7000米左右。

整个航线沿途都是高山峻岭,而且并没有真正可靠的航图,更没有精确的导航设施,天气也是变化多端,历来有“死亡之旅”的称号。

在二战期间,有600多架运输机坠毁,有1600多名飞行员牺牲,由此可见这条航线的惊险程度。

王延周在抗日战争中能有这样的表现是非常突出的,抗日战争结束之后,他被调到济南国民党空军第九战区司令部,此时的王延周并没有抗战结束后的轻松和幸福。相反的,他的内心很是苦闷。

因为蒋介石的枪口转过来对准了我党,这让王延周接受不了,他突然看不清未来了,不知道前面等着他的会是什么,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开展工作。

就在他迷茫不知所措的时候,那条不知通往何处的路突然分了岔,让王延周站在了三岔路口。

1946年4月20日下午,王延周驾驶着一架救护机从徐州飞往济南国民党空军机场,原本天气晴朗,从飞机的舷窗看出去,田野、村庄和屋舍清晰可见。

然而到了三点左右的时候,突然狂风大作,能见度变得很低,王延周不得不小心翼翼地驾驶着飞机,沿着黄河一侧飞行,但即便如此,还是偏离了航线,而且机翼还出现了漏油,必须紧急迫降。

1983年,一日照农民端茶倒水时身份暴露,22年后被请进人民大会堂

王延周没有时间去想别的,迅速拉动了操纵杆,降落在了一片麦田里,看着周围陌生的一切,他心中很是恐慌,什么也不敢做,他想到了流传在国民党空军中的一句话:飞行员如若落到共区,飞运输机的要被打百棍,飞战斗机的要被活剥皮。

他不知道等待着他的会是什么?是严刑拷打?更或者是死亡?

其实,这次迫降却是他命运的转折点,原来他降落的地点是河北省清河县的解放区,很快,解放区的民兵就发现了他,将他安排进了一户人家吃饭休息,这让王延周欣喜若狂,他原本已经做好了承受皮肉之苦的准备,却没有想到,解放区压根不是国民党说的那样。

解放区的百姓是那样的勤劳质朴,解放军的战士是那样的热情真诚,解放区的天空是那样的蓝,一切都和他曾经知道的相去甚远,他在解放区去了很多地方,接触了很多百姓,他越来越觉得内心安宁平和。

他的思想发生了巨大的转变,他喜欢解放区的一切,甚至没有想过要离开,但他的堂兄却着急了。

已经是国民党少将的王延德甚至直接找到了在南京谈判的周恩来,请求放人。

周恩来很明确地表示:谈不到放不放的问题,走者欢送,留者欢迎。

走还是留,取决于王延周自己,周恩来为此亲自给晋冀鲁豫军区发了电报,军区联络部部长张香山将电报转交给了王延周。

电报上是周恩来对于王延周去留的安排:来者欢迎,去者欢送。

而王延周不愿意离开,他看完电报之后当即表示留下来,留在解放区。

于是王延周成为驾机起义人员,留在了解放区,他先后在解放区教导团将校大队、牡丹江航校等单位工作,参与培养新中国第一代空军飞行员。

1949年新中国建立前夕,在一次对国民党的宣传广播中,王延周正式宣布退出国民党,但他并没有立即申请入党,在他看来,他对国家和人民的贡献远远不够,还需要好好学习和工作,争取早日入党。

1983年,一日照农民端茶倒水时身份暴露,22年后被请进人民大会堂

1949年10月1日的开国大典上,王延周被编入开国大典飞行编队,成为17位驾机飞过天安门接受党和国家领导人检阅的飞行员之一。

飞行编队有六个分队,其中王延周和阎磊被分在第二分队担任左右僚机,两次飞过天安门上空。

这是王延周一生中最激动的一刻,这一年,王延周29岁。

后来他又在1951年又参加了一次国庆阅兵,这次阅兵不久,他就跟随部队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

在战场上,他驾驶着战斗机击落和击伤了当时美国最先进的F-86战机各一架,荣立二等功,后来的王延周在回忆的时候曾笑着说:“被我击落的也许有我的同学或战友。”

这并非没有可能,二战时期,他们曾一起学习,一起上战场,将枪口对准日军,而如今,在抗美援朝战场上,他们又站在了对立面。

从抗日战争到抗美援朝战争,是王延周一生中最为豪情万丈的阶段,他既击落过日军飞机,又击落过美军飞机,能有这样战绩,除了他,就只有另一位飞行员邢海帆。

从抗美援朝战场上回来之后,王延周调到了空军九师,并结婚生子,1955年转业后先后在国家体委航空部滑翔组、河南省安阳滑翔学校工作,他的人生依旧属于天空。

但到了1957年,王延周的命运再次出现了转折点,因着一些事情被诬陷入狱,妻子也被迫与他离了婚。

1961年夏天,王延周出狱之后被遣返回日照老家务农,继续接受改造。

褪去一身的荣耀和是非,41岁的王延周成为一名地道的农民,在日照老家务农。尽管他出生在农村,但他一生从未在黄土地里劳作,压根就不会种地。

锄禾苗的时候不仅把草除掉了,也把禾苗除掉了大半,开惯了飞机的王延周在推农村的独轮车的时候还磕掉了两颗门牙,等等。

1983年,一日照农民端茶倒水时身份暴露,22年后被请进人民大会堂

农活从来不简单,但他认真、肯学又肯吃苦,不过三年时间就成了种地的能手,如果不是在部队中待过的人,根本看不出这位田地里的农民曾经也是一名军人,还是一名空军飞行员,曾有过赫赫战功。

村里除了几个村干部略微知道他曾经上过战场外,没人知道他的过去,他也从不会提及,一来没有什么好炫耀、好说的,二来说出来可能也没有人相信。

所以,他从来不说,只是默默的劳动,默默的生活,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也会想念远在北京的前妻和儿子,也会想自己过去的经历和遭遇。

1973年,他曾经只身前往北京,想要推翻那些强加在他头上的一切不实之词,还他一个清白之身,但他去的不是时候,所想并未如愿。

而且他的前妻也已经再婚,唯一的安慰或许就是见到了已经18岁的儿子齐达意。

他并未在北京停留多久,很快就返回了日照老家,继续务农,并且从这之后再也没有试图申诉,他就安安心心做一个农民,直到生命的尽头。

但事情总有一个结果,只不过是时间的早晚而已。

1983年春天,日照县孙家村大队迎来了日照县统战部部长夏良柏,而王延周在给夏良柏端茶倒水时,被夏良柏注意到,他详细询问了王延周的过去,才知道这位看起来普普通通的村民竟然有那样传奇的过去。

同时夏良柏也对王延周的遭遇很是同情,他询问:“你为什么不去申诉,要求平反呢?”

而王延周的回答让夏良柏很是吃惊,他说:“我在这里已经习惯了。”那语气和神情再平淡不过,但夏良柏又怎么可能让这位曾经战功赫赫的英雄就这样过完一生呢?

他亲自为王延周写信联系,为他落实政策。很快,经过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审定,恢复了王延周驾机起义人员的待遇,他原来的单位也派人到了日照县孙家村,对王延周给予平反,并为其办理了离休手续。

1983年,一日照农民端茶倒水时身份暴露,22年后被请进人民大会堂


1984年,64岁的王延周迎来了新生,他没有想到,时隔多年,他还能得到这样的待遇,时隔多年,他没有被忘记。

但他向来并不看重名利,因此平反之后,他依旧在农村生活,依旧没有对村里人讲起他的过去,他依旧是默默的生活。

直到2004年,他寄给老战友阎磊的一封信引起了《环球飞行》杂志记者的关注,进而引起了《环球飞行》杂志的重视,他的事迹不再是鲜为人知的故事,他不再是寂寂无闻的农民。

日照电视台也为其拍摄了纪录片,孙家村的人才知道这位朴实能干的农民竟有那样传奇的经历。

当地机关、驻军以及一些中小学校开始聘请他为爱国主义教育宣传员,宣传爱国思想,鼓励大家为祖国而奋斗。

也是在同一年,84岁高龄的王延周再次向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

1983年,一日照农民端茶倒水时身份暴露,22年后被请进人民大会堂


早在1951年他赴朝作战的前一天,他就向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希望组织考察他,但他从朝鲜战场上回来,还没有等到考察完,他就迎来了单位的大调整,调去了空军九师,入党的事情也就耽搁了下来。

这一耽搁就到了2004年,时隔63年,他向党的心不曾改变,无论到了什么年纪,他都想成为一名冲在最前面的共产党员,为国家和人民多做一些事,这是他不变的信仰,也是他一直以来的追求。

经过组织的考察,2005年6月28日,他正式成为一名共产党员,并且受邀参加了9月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大会。

王延周的一生是传奇的一生,前半生惊险又精彩,后半生平淡又平静,晚年还能发挥余热宣传爱国思想,直到去世。

2012年4月30日,这位中国大陆最后的飞虎队员病逝,时年92岁。病逝前半年,他的前妻齐书云重新来到了他的身边,陪他走完了人生最后的一段旅程,这也算是无憾了。




关键字:订现代生活周刊[www.xdshzk.com]免费旅游!立足《现代生活周刊》精深博大的采编资源和全球网络,力求在纷繁复杂的资讯海洋中,为您提供富于洞见的深度报道、新锐犀利的评论和特色专栏!
上一篇:罗荣桓沉着地说:“要让群众来参军,我们必须过得硬
下一篇:没有了